【“借书读史”随笔】汉匈之间的战争与和平(上)

郭文剑 商丘网——商丘日报 2019-04-12 05:57

有文字记载的中国古代史,从邦国林立的夏商周到大一统封建王朝初始的秦汉,除了争权夺位、开疆拓土、朝代更替的内战,如商汤革命、武王伐纣、春秋五霸争锋、战国七雄纵横、秦灭六国、楚汉之争、七国之乱、诸吕之乱等之外,还有伴随始终、挥之不去的外战,即代表黄河农耕文明的王朝帝国与北方荒漠草原游牧文明的匈奴集团之间的千年争斗。沉潜史海,续读《李将军列传》《匈奴列传》《卫将军骠骑列传》,纵览源远流长而逐渐式微的匈奴游牧民族史,尤其是汉、匈两大主体民族时空大跨度的战争与和平,波澜壮阔,叹为观止。

(一)

匈奴的历史几乎与华夏文明史相伴而生,传说其先祖叫淳维,是夏禹的后代。有人考证,商汤灭夏放逐夏桀,夏桀的儿子可能就是淳维,带着他爹的妻妾避难北方荒漠,居无定所,随着牲畜追逐水草而游牧,被称为“匈奴”。游牧民族有散居的特点,匈奴部族也就有不同的称呼,早期的山戎、戎狄、犬戎、鬼方、猃狁、胡等有史家就认为都与匈奴同族异名或者是匈奴部落的分支。

在漫长的商朝、周朝时期,一些匈奴分支就与商朝、周朝发生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比如周族先祖后稷曾迁居戎狄之地教化他们农业生产,三百年后戎狄人把后稷的后人古公亶父赶到岐山下,后来古公亶父的孙子周文王姬昌征伐犬戎,周武王灭商纣王后更是让犬戎臣服纳贡。周朝后期,那个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就是被手下联合山戎人给杀死的。名不见经传的秦襄公靠辅佐周幽王的儿子周平王东迁和讨伐犬戎有功,开启了春秋战国称雄争霸的根基。再往后,春秋战国时期的秦国、齐国、燕国、晋国、赵国,都与戎狄、林胡、楼烦、赤狄、白狄、东胡、义渠等游牧部落干仗,其中秦国、赵国、燕国不约而同地筑长城抗击这些匈奴分支,留下赵武灵王倡导胡服骑射破匈奴、赵国名将李牧英勇戍边匈奴不敢入赵边的佳话。

秦灭六国建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封建王朝后,迷恋寻找长生不老秘方的秦始皇因为一句“谶语”——“亡秦者,胡也”,认为谶语中的“胡”是指匈奴,乃命大将蒙恬率三十万大军,北伐匈奴收复黄河以南地区,移民置县建了44座县城,同时将原来秦、赵、燕三国修的长城相连,修筑成西起林兆东至辽东的万里长城,并劈山贯通西起九原东到云阳的一千八百里快速直道,让匈奴铁骑望墙却步。尽管事后证明亡秦者并不是匈奴别称之“胡”而是二世胡亥之“胡”,但秦始皇此“牛刀杀鸡”之举直让当时已小有气候的匈奴头曼单于望风而逃,大将军蒙恬北击匈奴轻松取胜也便少了血战沙场的传奇演绎。

伴随着长达1800年的先秦中华文明史一路走来,“时大时小,别散分离”的游牧民族匈奴集团,随着大秦帝国昙花一现地存在,接下来的群雄并起伐秦又给匈奴提供反扑发展的机会。特别是楚汉之争的间隙,匈奴单于之位出现戏剧性反转:头曼单于想改立小儿子继位而把大儿子冒顿(modu)打发到月氏国当人质,接着攻打月氏逼月氏杀人质。福大命大的冒顿盗取一匹快马逃回匈奴,其勇猛过人虽然受到父亲赏识被授权领兵万骑,但还是通过领射响箭,甚至不惜射杀自己的爱妻,反复训练部下的忠诚,最后将父亲头曼乱箭射杀,自立单于。

冒顿单于心狠手辣、有勇有谋,曾面对东胡国索要千里马甚至自己的爱妃(阏氏)而故意示弱成全,不久在对方麻痹松懈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出击,一举灭掉东胡王。继而向西进军赶走月氏、渡过黄河向南消灭楼烦和白羊王,后来又北进征服了屈射、丁零等许多游牧部族,基本统一了分散的北方游牧民族,建立了强大的匈奴政权。

以上皆是序章,接下来,本文重点展开跨越时空的西汉、匈奴之间战争与和平的画卷。

(二)

经历多年战乱初立的西汉王朝,从开国皇帝汉高祖刘邦到惠帝,吕后专权再到“文景之治”的汉文帝、汉景帝时期,对内一直奉行的是休养生息政策,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内忧外患如影随形。

西汉初立,也许是朝廷收拾异姓诸侯王的影响,韩王信、汉将陈豨、燕王卢绾相继反叛投靠匈奴。首战,汉高祖刘邦率步兵32万御驾亲征韩王信,匈奴冒顿单于亲率40万骑兵南下迎战。狡猾的冒顿采取隐藏精兵、诱敌深入之计,将求胜心切的刘邦撇开大部队引入平城。匈奴布下的平城之围布袋阵,让刘邦君臣七天七夜难以脱身。危急时刻,刘邦派人重金行贿冒顿单于的阏氏(正妻),那阏氏几句“两主不相困,汉王亦有神”之类的枕头风,不知是惺惺惜惺惺还是一时犯迷糊,冒顿单于竟然网开一面,刘邦得以仓皇逃脱。

首战失利的平城之围,让高祖刘邦如惊弓之鸟颜面尽失,不得已采取手下刘敬出的向匈奴和亲示好的主意,暂时减缓了匈奴咄咄逼人的嚣张气势。西汉朝廷的和亲示好再加上陈豨、燕王卢绾等西汉大臣纷纷投靠,冒顿单于压抑不住骄横,加紧骚扰汉朝边境。刘邦在隐忍中去世,刘邦遗孀吕后专制,冒顿单于公然给吕后写信挑逗羞辱,吕后恼怒至极要发兵,但有前车之鉴,有人说出“高帝贤武,然尚困于平城”的理由,只好咽下这口恶气,继续和亲示好。

汉文帝上位,忍无可忍终于出击了。面对匈奴右贤王占地移民、烧杀抢掠,文帝派出来自商丘的老将灌婴以丞相之位率领八万五千将士进驻现延安一带,一举将匈奴右贤王赶出塞外。然而,正当汉文帝御驾亲临太原慰问前方将士,后院又起火——同姓济北王刘兴居发动叛乱。“攘外必先安内”,出师小胜的灌婴大军不得已撤回朝内“救火”。而匈奴冒顿也有扩大后方战果的战略考虑,趁右贤王落败借坡下驴,让其戴罪立功重兵出击大漠深处和西域的诸多游牧部族,相继夷灭月氏,平定楼兰、乌孙、呼揭等,26个小国“皆以为匈奴”“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

这期间,西汉王朝与匈奴都需要休养生息,因此保持了数年的和平局面,双方通过元首书信外交表达着友好,维护着汉高祖时期开启的和亲政策,两国边境相安无事。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期接着分解)

编辑: 田戈   责任编辑:李瑾瑜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

首页  |  商丘  |  专题  |  网视  |  图片  |  金融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商丘要闻
【“借书读史”随笔】汉匈之间的战争与和平(上)
2019-04-12 05:57   郭文剑   商丘网——商丘日报   我要评论 

有文字记载的中国古代史,从邦国林立的夏商周到大一统封建王朝初始的秦汉,除了争权夺位、开疆拓土、朝代更替的内战,如商汤革命、武王伐纣、春秋五霸争锋、战国七雄纵横、秦灭六国、楚汉之争、七国之乱、诸吕之乱等之外,还有伴随始终、挥之不去的外战,即代表黄河农耕文明的王朝帝国与北方荒漠草原游牧文明的匈奴集团之间的千年争斗。沉潜史海,续读《李将军列传》《匈奴列传》《卫将军骠骑列传》,纵览源远流长而逐渐式微的匈奴游牧民族史,尤其是汉、匈两大主体民族时空大跨度的战争与和平,波澜壮阔,叹为观止。

(一)

匈奴的历史几乎与华夏文明史相伴而生,传说其先祖叫淳维,是夏禹的后代。有人考证,商汤灭夏放逐夏桀,夏桀的儿子可能就是淳维,带着他爹的妻妾避难北方荒漠,居无定所,随着牲畜追逐水草而游牧,被称为“匈奴”。游牧民族有散居的特点,匈奴部族也就有不同的称呼,早期的山戎、戎狄、犬戎、鬼方、猃狁、胡等有史家就认为都与匈奴同族异名或者是匈奴部落的分支。

在漫长的商朝、周朝时期,一些匈奴分支就与商朝、周朝发生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故事。比如周族先祖后稷曾迁居戎狄之地教化他们农业生产,三百年后戎狄人把后稷的后人古公亶父赶到岐山下,后来古公亶父的孙子周文王姬昌征伐犬戎,周武王灭商纣王后更是让犬戎臣服纳贡。周朝后期,那个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就是被手下联合山戎人给杀死的。名不见经传的秦襄公靠辅佐周幽王的儿子周平王东迁和讨伐犬戎有功,开启了春秋战国称雄争霸的根基。再往后,春秋战国时期的秦国、齐国、燕国、晋国、赵国,都与戎狄、林胡、楼烦、赤狄、白狄、东胡、义渠等游牧部落干仗,其中秦国、赵国、燕国不约而同地筑长城抗击这些匈奴分支,留下赵武灵王倡导胡服骑射破匈奴、赵国名将李牧英勇戍边匈奴不敢入赵边的佳话。

秦灭六国建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封建王朝后,迷恋寻找长生不老秘方的秦始皇因为一句“谶语”——“亡秦者,胡也”,认为谶语中的“胡”是指匈奴,乃命大将蒙恬率三十万大军,北伐匈奴收复黄河以南地区,移民置县建了44座县城,同时将原来秦、赵、燕三国修的长城相连,修筑成西起林兆东至辽东的万里长城,并劈山贯通西起九原东到云阳的一千八百里快速直道,让匈奴铁骑望墙却步。尽管事后证明亡秦者并不是匈奴别称之“胡”而是二世胡亥之“胡”,但秦始皇此“牛刀杀鸡”之举直让当时已小有气候的匈奴头曼单于望风而逃,大将军蒙恬北击匈奴轻松取胜也便少了血战沙场的传奇演绎。

伴随着长达1800年的先秦中华文明史一路走来,“时大时小,别散分离”的游牧民族匈奴集团,随着大秦帝国昙花一现地存在,接下来的群雄并起伐秦又给匈奴提供反扑发展的机会。特别是楚汉之争的间隙,匈奴单于之位出现戏剧性反转:头曼单于想改立小儿子继位而把大儿子冒顿(modu)打发到月氏国当人质,接着攻打月氏逼月氏杀人质。福大命大的冒顿盗取一匹快马逃回匈奴,其勇猛过人虽然受到父亲赏识被授权领兵万骑,但还是通过领射响箭,甚至不惜射杀自己的爱妻,反复训练部下的忠诚,最后将父亲头曼乱箭射杀,自立单于。

冒顿单于心狠手辣、有勇有谋,曾面对东胡国索要千里马甚至自己的爱妃(阏氏)而故意示弱成全,不久在对方麻痹松懈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出击,一举灭掉东胡王。继而向西进军赶走月氏、渡过黄河向南消灭楼烦和白羊王,后来又北进征服了屈射、丁零等许多游牧部族,基本统一了分散的北方游牧民族,建立了强大的匈奴政权。

以上皆是序章,接下来,本文重点展开跨越时空的西汉、匈奴之间战争与和平的画卷。

(二)

经历多年战乱初立的西汉王朝,从开国皇帝汉高祖刘邦到惠帝,吕后专权再到“文景之治”的汉文帝、汉景帝时期,对内一直奉行的是休养生息政策,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内忧外患如影随形。

西汉初立,也许是朝廷收拾异姓诸侯王的影响,韩王信、汉将陈豨、燕王卢绾相继反叛投靠匈奴。首战,汉高祖刘邦率步兵32万御驾亲征韩王信,匈奴冒顿单于亲率40万骑兵南下迎战。狡猾的冒顿采取隐藏精兵、诱敌深入之计,将求胜心切的刘邦撇开大部队引入平城。匈奴布下的平城之围布袋阵,让刘邦君臣七天七夜难以脱身。危急时刻,刘邦派人重金行贿冒顿单于的阏氏(正妻),那阏氏几句“两主不相困,汉王亦有神”之类的枕头风,不知是惺惺惜惺惺还是一时犯迷糊,冒顿单于竟然网开一面,刘邦得以仓皇逃脱。

首战失利的平城之围,让高祖刘邦如惊弓之鸟颜面尽失,不得已采取手下刘敬出的向匈奴和亲示好的主意,暂时减缓了匈奴咄咄逼人的嚣张气势。西汉朝廷的和亲示好再加上陈豨、燕王卢绾等西汉大臣纷纷投靠,冒顿单于压抑不住骄横,加紧骚扰汉朝边境。刘邦在隐忍中去世,刘邦遗孀吕后专制,冒顿单于公然给吕后写信挑逗羞辱,吕后恼怒至极要发兵,但有前车之鉴,有人说出“高帝贤武,然尚困于平城”的理由,只好咽下这口恶气,继续和亲示好。

汉文帝上位,忍无可忍终于出击了。面对匈奴右贤王占地移民、烧杀抢掠,文帝派出来自商丘的老将灌婴以丞相之位率领八万五千将士进驻现延安一带,一举将匈奴右贤王赶出塞外。然而,正当汉文帝御驾亲临太原慰问前方将士,后院又起火——同姓济北王刘兴居发动叛乱。“攘外必先安内”,出师小胜的灌婴大军不得已撤回朝内“救火”。而匈奴冒顿也有扩大后方战果的战略考虑,趁右贤王落败借坡下驴,让其戴罪立功重兵出击大漠深处和西域的诸多游牧部族,相继夷灭月氏,平定楼兰、乌孙、呼揭等,26个小国“皆以为匈奴”“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

这期间,西汉王朝与匈奴都需要休养生息,因此保持了数年的和平局面,双方通过元首书信外交表达着友好,维护着汉高祖时期开启的和亲政策,两国边境相安无事。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期接着分解)

编辑: 田戈   责任编辑:李瑾瑜
  相关阅读:
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
已完成雨、污水管网 ...
道路封闭超一年 施工...
古城安置5号地正在接水接电很快就能交房
施工单位已就位 很快就要施工了
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
油画中原
全力推进国土绿化提 ...
全国的经销商参观民 ...
药物已提前备好 喷洒...
党媒推荐 进入频道 >>
    版权声明:商丘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联系电话:0370-2628098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主管:中共商丘市委宣传部 主办: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联系电话:0370-2628098

    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0120156001 豫ICP备05019403号 公网安备 41140202000008号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