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分的春分

宋立民 商丘网——京九晚报 2020-03-24 09:07

 “幽梦断时鸡唱晓,短章成处鸟呼春。”

毫无疑问,庚子春分,将会名垂史册;庚子春雨,将会打湿许多父母与许多儿女的心。

将来的史书会有记载:那一个莺飞草长的春分,亲人在还乡的路上。

如果庚子立春的关键词是“驰援”,那么,春分前后就是“荣归”。

各个朋友圈都是“送别”与“迎亲”的视频与图片,红色为基调。标题是《幸得有您山河无恙》,或者《夹道十里送恩人》。

3月20日,郑州市委党校门口,医护人员与援鄂医疗队员的家属拉起横幅、挥舞国旗,迎接亲人。“爸爸回来啦”的呼喊声让许多人悄悄落了泪。那一天,河南已有534名援湖北医护人员平安凯旋,还有8支医疗队、642人坚守武汉。

那一天,前往高铁站的大巴上,东莞医疗队员泪湿口罩。

那一天,返粤飞机上,1087位广东援鄂医疗队员呼唤着“回家啦”,在过道两侧用臂膀“比心”。

各省的报纸都在刊载所有医疗队员的名字,整版整版的名字,不要任何评论与版面的美化。

人民日报记者集中了“90度鞠躬的武汉小哥”“跪地感谢的中年男子(他全家11口全部感染、3人重症而全部治愈)”“汉口女孩伏窗唱起《我的祖国》”等的组图之后,结束语是“谢谢你们为我们拼过命”。

呜呼!那些别妇抛雏、舍命救援的人们,在当初启程之际,脑海里只有“人命”“救命”“使命”,何曾想到过待遇与补助、“湖北旅游免费”?甚至,不敢想回家的时候是春天还是夏天,抑或冬天。

湖北各地的主干道都在“警车开道”。上摩托车前,戴着崭新头盔的特警,整齐地目送医护人员,行军礼。行进中,沿途交警纷纷敬礼——第一次为如此之多、来路如此之广、举动如此之伟大的普通人开道,轰鸣的摩托引擎,是史无前例的“春之声”。

这是怎样的春意,怎样的春晖,怎样的春色,怎样的春天。

这场面,笔者仿佛见到过。那是四十年前,十一届三中全会开过不久。一位著名的诗人写出了几代人的心声,标题是《春潮在望》。诗中说:“我是那样真诚地感到你的临近/我的血液和祖国的江河一起在转暖。”彼时,影响重大的全国新诗评奖,一等奖第一名是艾青的《归来的歌》。小说家王蒙的一篇不胫自走的“新小说”,标题是《春之声》。

“我们在回忆,说着那冬天,在冬天的山巅,露出春的生机。我们的故事,说着那春天,春天的好时光,留在我们心里……”1986年春晚,这首叫作《春光美》的歌曲,一直唱到今天。

是的,瘟疫与冷雨总是要过去,历史与未来都需要档案、镜头、日记,需要亲历者不灭的记忆。

若干年之后,我们会对儿女说:那一年的春天,你5岁,口罩遮住了几乎整个面庞,你还不知道什么叫作惊心动魄,但是你举着小国旗,参加过一次深情的送别……

春分难分,因为“直面真实的民族是成熟的民族,直面真实的人群是坚强的人群”。春分难分,因为披肝沥胆、并肩战斗过的地方,已经开出灿烂的樱花。大家都知道,武大樱花经历了最为坚强的一个春天。

春分已过,清明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