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抗战!

刘福智 2019-08-15 18:40

我没能经历那段苦难的岁月

我没能赶上那场卓绝的苦战

然而

我的心 时时被那段岁月擂响

我的血 常常被那场苦战点燃

隆隆的炮声早已化作工地上奠基的夯声

熊熊的战火早已燃成节日里夜空的彩焰

1945——早已走向历史的纵深

而它的脚步 却一次次地踏响一年年的秋天

就在那个秋天

东方终于结束了一场空前惨痛的劫难

中国终于上演了一幕空前灿烂的狂欢

啊 抗战

一个以90度鞠躬表示礼貌的民族

一个 穿着木屐踩着小碎步的民族

随着野心的膨胀

竟滋生出胜过野兽的野蛮

一个以四大发明滋养世界的民族

一个以汉唐气象傲视万邦的民族

随着近代的衰落

竟面临亡国灭种的灾患

做奴隶还是斗士

是苟活还是死战

南京城的血海在询问

万人坑的骨山在询问

中国人面临着决断

其实

杨靖宇冰冷的墓地比满洲国的皇宫还要温暖

赵尚志粗糙的黑脸比汪精卫的粉面更为壮观

这是善与恶的拼杀

这是美与丑的搏斗

这是人与兽的交战

啊 抗战

以三千五百万个生命的代价

中国洗刷了百年沉重的苦难

以无数城乡化为焦土的代价

中国书写了百年御敌的新篇

张自忠 赵一曼

中国史册上又增添了多少闪光的姓名

台儿庄 平型关

中国地图上又升华出多少闪光的字眼

太行山 中条山

中国大地上又演绎出多少血染的故事

武汉城 长沙城

中国战场上又定格出多少血染的场面

啊 抗战

在中国北方广袤的平原

高粱在疯长 长出一蓬蓬血红的仇怨

在铁蹄践踏不到的大地深处

密如蛛网的地道在伸展

从墙孔从树洞从马槽

会突然涌出一排排复仇的枪弹

在中国南方稠密的河道

芦苇在疯长 长出一丛丛雪白的仇怨

每一片苇叶都是一把利刃

每一根萎茎都是一枝响箭

从水面从水下从水边

会骤然飞出一群群复仇的惊叹

啊 抗战

当然

我们面临过

可悲的败退可耻的变节可恶的盘算

但是 我们还有

高昂的头颅稳定的脚跟挺直的腰杆

当然

我们面临过

北平的沦陷南京的沦陷广州的沦陷

但是 我们还有

不屈的重庆不屈的西安不屈的延安

当然

我们面临过

带血的刺刀冒火的机枪爆响的炸弹

但是 我们还有

坚强的神经坚硬的骨头坚韧的信念

因此

我们穿过漫长的黑夜

终于迈进了

那个

金色的锣鼓喧天的 秋天

抗 战!

编辑: 杨宁   责任编辑:李瑾瑜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