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故病人疏”

宋立民 商丘网—京九晚报 2018-08-07 06:54

“不明财主弃,多故病人疏。”据说这是纪晓岚嘲弄庸医的对联,真伪待考。但洋洋三百万言的《中国对联大词典》亦如是说,姑且记在大清第一才子名下。

该联妙在把孟浩然《岁暮归南山》里“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一联简单挪动——中国古代叫“活剥”,西方文论曰“戏仿”——就变自嘲为刺人,而庸医治死人的“多故”即多使人亡故之贻害、之可憎可叹,病人避之唯恐不速的神情均跃然纸上,遂成为传世名联。

笔者此番拿来此联,是借以评“欠款的白条足有两斤重”的新闻。

重庆市彭水县大同镇政府,20个月吃喝不掏钱,给了附近的鑫悦阁酒楼14万余元的白条,新闻配图白条上了电子秤,居然有2斤多重。

“老谱将不断袭用。”此类新闻以往时有出现。记得N多年前因吃喝打欠条,有“支书脱衣裤”抵债的,有“赔进去镇政府办公楼”的,不过那都是十八大以前。而这回却是近两年的事情,辅以“野味、烟酒被改头换面成普通菜品”等劣迹,确乎堪称“胆大妄为”。酒楼老板支撑不住了,这才诉诸媒体。

镇政府好歹是一级政府,不能做赖账的“不明”事,你把人家吃到“活不下去”了,疏远乃至告状也是情在理中。

不过,看看网民留言,“没有利益关系谁给客人赊账”的议论颇不少。窃以为此言差矣:政府机关、此前付过账、仅五分钟路程的邻居,允许赊账是可以理解的。即便现如今,处于信任与简便,“对口接待”先签单也是屡见不鲜的。问题在于领导换人或者逢年过节,咱得付账,免得人家酒店“多故”而歇业,这也是常识。

还有一点让我们思而不解的是:查实究竟是否白条吃喝有多困难?如果属实了,还账又有多困难?去年,酒楼老板赵昌飞就通过彭水县政府公开信箱反映大同镇政府公款吃喝打白条一事,彭水县政府于去年9月30日回复称:“2017年9月1日,大同镇纪委收到彭水县纪委函询,大同镇已于2017年9月15日书面回复县纪委,现由彭水县纪委调查处理。待县纪委调查结束,以他们的处理结果为准。”如今将近一年过去,这工作效率也实在太说不过去。作为地级市纪委的“内务监督委员”,笔者的“第一感觉”是:县纪委与镇纪委均有“难言之隐”。例如:是不是因为那些不在政府上班的镇领导的朋友,“吃饭也是记账,说政府来报”的次数太多而胆怯于“八项规定”的压力,政府后来又不愿意“大包大揽”了?

如今,“彭水县纪委、彭水县监委工作人员7月27日就此事回应澎湃新闻称,该县已成立调查组,对报道中提到的问题线索进行调查核实,如属实将严肃追究相关人员责任;此外,该县将采取委领导包案的方式,会同相关单位,督促大同镇政府立即兑付所欠餐费”。言下之意是,去年9月份至今,县纪委并没有调查核实,而是拖拉至今。后面一句“督促立即付费”则又让人觉得欠费似乎是板上钉钉、无须深入调查即可认定的。

我们实在有点担心:如果不是媒体介入,这“吃死”酒楼的白条是不是就无法处理了?

呜呼!庸医之“不明”尚有技不如人的客观理由,纪大官人的揶揄也还有点“玩笑”口吻。而眼下这“白条两斤”分明是“主观故意”,涉嫌品德高下也。

陈师道诗云:“世事相违每如此,好怀百岁几回开。”盖“奇闻”渐次绝迹,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全社会的“好怀”才能够豁然开朗。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

首页  |  商丘  |  专题  |  网视  |  图片  |  金融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应天时评
“多故病人疏”
2018-08-07 06:54   宋立民   商丘网—京九晚报   我要评论 

“不明财主弃,多故病人疏。”据说这是纪晓岚嘲弄庸医的对联,真伪待考。但洋洋三百万言的《中国对联大词典》亦如是说,姑且记在大清第一才子名下。

该联妙在把孟浩然《岁暮归南山》里“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一联简单挪动——中国古代叫“活剥”,西方文论曰“戏仿”——就变自嘲为刺人,而庸医治死人的“多故”即多使人亡故之贻害、之可憎可叹,病人避之唯恐不速的神情均跃然纸上,遂成为传世名联。

笔者此番拿来此联,是借以评“欠款的白条足有两斤重”的新闻。

重庆市彭水县大同镇政府,20个月吃喝不掏钱,给了附近的鑫悦阁酒楼14万余元的白条,新闻配图白条上了电子秤,居然有2斤多重。

“老谱将不断袭用。”此类新闻以往时有出现。记得N多年前因吃喝打欠条,有“支书脱衣裤”抵债的,有“赔进去镇政府办公楼”的,不过那都是十八大以前。而这回却是近两年的事情,辅以“野味、烟酒被改头换面成普通菜品”等劣迹,确乎堪称“胆大妄为”。酒楼老板支撑不住了,这才诉诸媒体。

镇政府好歹是一级政府,不能做赖账的“不明”事,你把人家吃到“活不下去”了,疏远乃至告状也是情在理中。

不过,看看网民留言,“没有利益关系谁给客人赊账”的议论颇不少。窃以为此言差矣:政府机关、此前付过账、仅五分钟路程的邻居,允许赊账是可以理解的。即便现如今,处于信任与简便,“对口接待”先签单也是屡见不鲜的。问题在于领导换人或者逢年过节,咱得付账,免得人家酒店“多故”而歇业,这也是常识。

还有一点让我们思而不解的是:查实究竟是否白条吃喝有多困难?如果属实了,还账又有多困难?去年,酒楼老板赵昌飞就通过彭水县政府公开信箱反映大同镇政府公款吃喝打白条一事,彭水县政府于去年9月30日回复称:“2017年9月1日,大同镇纪委收到彭水县纪委函询,大同镇已于2017年9月15日书面回复县纪委,现由彭水县纪委调查处理。待县纪委调查结束,以他们的处理结果为准。”如今将近一年过去,这工作效率也实在太说不过去。作为地级市纪委的“内务监督委员”,笔者的“第一感觉”是:县纪委与镇纪委均有“难言之隐”。例如:是不是因为那些不在政府上班的镇领导的朋友,“吃饭也是记账,说政府来报”的次数太多而胆怯于“八项规定”的压力,政府后来又不愿意“大包大揽”了?

如今,“彭水县纪委、彭水县监委工作人员7月27日就此事回应澎湃新闻称,该县已成立调查组,对报道中提到的问题线索进行调查核实,如属实将严肃追究相关人员责任;此外,该县将采取委领导包案的方式,会同相关单位,督促大同镇政府立即兑付所欠餐费”。言下之意是,去年9月份至今,县纪委并没有调查核实,而是拖拉至今。后面一句“督促立即付费”则又让人觉得欠费似乎是板上钉钉、无须深入调查即可认定的。

我们实在有点担心:如果不是媒体介入,这“吃死”酒楼的白条是不是就无法处理了?

呜呼!庸医之“不明”尚有技不如人的客观理由,纪大官人的揶揄也还有点“玩笑”口吻。而眼下这“白条两斤”分明是“主观故意”,涉嫌品德高下也。

陈师道诗云:“世事相违每如此,好怀百岁几回开。”盖“奇闻”渐次绝迹,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全社会的“好怀”才能够豁然开朗。

责任编辑: 姬艳峰
 相关阅读:
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
拆迁不到位 设计要变更
特殊原因致水位过高 ...
水费问题得到解决 用户感谢《帮办》援助
李女士的户籍正按程序补录中
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
买得“痛”“快”
法治文化大餐为市民 ...
《己亥年》特种邮票
工作在沉井内的工人
党媒推荐 进入频道 >>
   
    版权声明:商丘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联系电话:0370-2628098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主管:中共商丘市委宣传部 主办: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联系电话:0370-2628098

    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0120156001 豫ICP备05019403号 公网安备 41140202000008号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