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押题

宋立民 商丘网—京九晚报 2018-06-12 06:35

开口不说作文题,纵使诗书也枉然。

为什么每年的高考作文题都能够成为街谈巷议的焦点?因为事关无数个考生与家庭,因为标示着今后语文教育的导向,因为是“文化走向”的符号与印记。而大家尤其关注的,常常是哪所学校的哪位老师押中了高考作文题。窃以为真正“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押题”是读经典,不二法门。

网上公布了各省的高考作文题目里,有一道北京的小作文,笔者在河南、广东、广西等地至少讲过50遍,现略作解析。题目是:读了《论语》,在孔子的众弟子之中,你喜欢颜回,还是曾参,或者其他哪位?请选择一位,为他写一段评语。要求是符合人物特征,150~200字。

这是在提醒考生:“《论语》十一章最后一段还记得吗?”是的。高中课文,“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然而,前年给岭南师院附中讲孔子,说到“孔门弟子”、四科十哲,问问同学们,回答是粤教版课文里没有这篇,是人教版的选修。

太可惜了。不过也不要紧,大学教材里还有,只是必须读中文系。

现在补补课。表面上,孔夫子最喜欢颜回,说是“大弟子”毫不为过。曰颜回好学不倦、苦与思索、闻一知十、安贫乐道:箪食瓢饮回也不改其乐。乃至其“德行”完全可以与孔子本人平起平坐:“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唯我与尔有是夫!”所以,颜回41岁死,孔子觉得物伤其类、大难临头:“噫!天丧予!天丧予!”然而,门人要厚葬孔子这位高足,老夫子却不同意。为什么?“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颜回对我像对待父亲一样,而我却不能像对儿子一样对待他——例如厚葬——因为“二三子”即同学们都眼睁睁看着呢!画外音是:我厚葬了他,其他同学死了咋办?不厚葬,肯定怨声载道。都厚葬,我岂不是很快成了穷光蛋?这就是实事求是,顾及全局。当然,你说他有点“老奸巨猾”也可以。

但是,杨绛与钱钟书夫妇认为:孔子最喜欢的是子路。子路性子急,脾气大,常挨孔子骂。比如骂他是暴虎冯河的匹夫之勇。但是他是真憨厚,特忠诚,总是鞍前马后,替老师张罗。孔子谒拜卫灵公的老婆、美女南子,子路直接生气。弄得老师还要对天发誓:“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我与那风骚女皇清清白白,真的有点什么天都不容!是码头不拜不行啊!尤其是“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一句,真是泄露天机。自己的“大道”没有人理睬,只有坐着竹筏子漂洋过海,能够跟着我的,大概就是子路了吧。为什么不说颜渊?不说曾参?不说子贡?还是子路亲!“嫌货的才是买货的”,小女生到服装店,对某件衣服挑三拣四,满腹牢骚,其实就是想买,杀价而已。

以此类推,则孔子也该喜欢宰我,因为宰我与老师抬杠更不客气,斗胆说守丧三年太长,要改为一年。孔子气得大骂:“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父母尸灰未冷,你去锦衣玉食,心里就不愧疚?宰我回答:“心安理得!”这是活活气死老师的节奏。当然,也是“亲密无间”的活写真。

还有人说孔子其实最喜欢的是“刑满释放人员”公冶长,要不,怎么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还说坐牢不是他罪有应得,居然为此人妄议司法。

总之,笔者宣讲传统文化之际,无意间讲了N多遍高考题。今年考试出《论语》,以后可能出《老子》《庄子》《孟子》。笔者的意见,《论语》最好背下来,其他也要熟读。再往下,诗歌读透《千家诗》《唐三百》,散文读熟《古文观止》——之于考试,利莫大焉!再退一万步,即便不考大学,作为一个合格的中国人,基本的经典绝对是我们佑护与滋润灵魂的营养剂,这就是“永恒的押题”。

编辑: 姬艳峰   责任编辑:李瑾瑜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