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泽十二水”系列之二十八:“逍遥蒙泽”(15)

庄子眼中的宋国

文/图 马学庆 商丘网—京九晚报 2018-01-11 07:32

【阅读提示】

有关庄子的记载,司马迁在《史记》中说:“其学无所不窥。”但从庄子本人的著述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当时的生活境遇非常差。如此窘境下,他怎能购置大量书籍而“无所不窥”呢?这不是一个平民百姓所能做的事。有学者考证,因为他是宋国贵族的后裔。宋、元之际的史学家胡三省指出:“庄氏有出于宋者,《左传》所谓戴、武、庄之族是也;有出于楚者,楚庄王后庄跻是也。”今人胡尧亦说:“春秋时有楚庄王、宋庄公,他们的子孙都有庄氏。战国时宋有哲学家庄周,楚有将军庄跻。”历史学者蔡靖泉据此认为,庄子“更可能是宋庄公的后人”。

庄子与庄跻、庄辛等楚国庄氏人物毫无来往,显然与之并不同族。要是庄子与楚王同姓的话,那么楚威王聘他为相,想必他是难以抗拒的。正因为他的祖先是宋人,他才经常返宋、居宋,也十分熟悉和关心宋国之事。庄族,宋庄公后裔,在宋国是公族,曾经显赫一时。宋文公时有“武、庄之乱”,后有“宋庄朝伐陈,获司徒印”等。庄族何时由公族沦落下层而衰落的?从庄子“尝为漆园吏”推测,很可能就发生在庄子的父辈和他这一代身上,而真正穷愁潦倒,恐怕还是庄子后期的事。据笔者看来,庄子大概有着与曹雪芹类似的经历。他由贵族子弟屈居漆园小吏,进而沦为下层平民。因此,庄子是一位宋国“没落贵族”。正因如此,他早年才能饱读诗文经典,从而具有高深的学识修养。

商都宋国:商业繁华 宋人善经营

庄子是宋国人,他自幼便在这方热土上生息。在他的眼中,宋国是一个商业繁华的国度。庄子所在的小蒙城距离宋都非常近,商贾兴盛。宋人有经商的传统,据史书载,宋国“稼穑之民少,商旅之民多”,“殷人重贾,经商者颇多”,而且善于经营,随时逐利。自幼庄子便对宋国商业及手工业水平有更直观的了解,并把宋人喜欢做生意的传统和劳动场面写进了他的书里。

庄子在《逍遥游》篇中有两处讲到宋人经商的事例。一是“宋人资章甫而适诸越,越人断发文身,无所用之!”意思是说,宋国人贩运在礼节场合使用的帽子到越国(今浙江绍兴一带)去卖,越人的生活接近原始状态,他们的习俗是剪光头发、身上刺青,根本用不着这些帽子。二是“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客闻之,请买其方百金。聚族而谋曰:‘我世世为洴澼絖,不过数金,今一朝鬻技百金,请与之。’”意思是说,宋国有人善于调制不让手皲裂的药物,他家世世代代都以漂洗丝絮为职业。有一位客人听说了这种药品,愿意出一百两黄金购买他的药方。于是这个宋国人召集全家来商量说:“我们世世代代漂洗丝絮,赚的钱不过数金而已;现在有人愿意出高价,以百金收购这药方,我们就卖给他吧。”前一例,说明宋人在一次经营失败中得到“货不对路”的教训,因为没有很好地掌握商业信息。后一例则说明宋人善于抓住商机,随时逐利。

政治宋国:四处征战 统治暴虐

庄子生活的时期,是宋国的末期,当时国内的政治生态令庄子失望。首先是在公元前338年宋偃发动宫廷政变,逐兄篡位,成为宋国的国君。过了10年,宋偃权力野心进一步彰显,改君称王,对外挥军出击,四面扬威。于是,国人惊骇,诸侯惊愕,皆称之为“桀”,认为宋偃是暴君。在此政治环境下,庄子愤而辞去漆园吏的职务,逐于乡野,闲云野鹤,过起了清净恬适的生活。

《庄子》中曾记载这样一个故事:有人游说宋康王,得到十乘马车的赏赐,以此向庄子炫耀。庄子说:“河边有人家贫,靠编织苇席为生。儿子潜入深潭,采得千金宝珠。其父对儿子说:‘拿石头把宝珠砸了!那千金宝珠,必定藏在九重深渊,而且含在黑龙嘴里。你能采到宝珠,必定恰逢黑龙打瞌睡。倘若黑龙醒着,你怎能侥幸得手?’如今宋国的水深火热,决非深渊可比。宋王的凶猛暴虐,也非黑龙可比。你能得到马车,必定恰逢宋王打瞌睡。倘若宋王醒着,你就粉身碎骨了。”此寓言中父亲要儿子敲碎宝珠,是期望他弃绝贪念,防止他再入龙潭冒险。庄子实际上在传达这样一个信息,不要对宋国的统治者抱有幻想。

《杂篇·列御寇》记录的另一则故事,足证庄子轻视俗世功名,粪土庙堂富贵,与所遇君主是否“明君”无关。有个宋人叫曹商,宋康王派他出使秦国。使秦之前,宋康王给他几乘马车。到秦之后,曹商博得秦王欢心,获赐马车百乘。返宋之后,曹商嘲讽庄子,庄子却以舔痔讽刺他。

文化宋国:商宋文化 魅力无限

宋国的文化传承自殷商文化,可谓魅力无限,也引得很多文化名人到商丘来游览。庄子在《人间世》中有一则故事:南伯子藄到商丘游玩,看到了一棵巨大而茂盛的树,这棵树与众不同,千乘车马都可以在它的绿荫下隐庇。然而子藄上前仔细地观看,发现这棵树枝丫弯弯曲曲不能做栋梁;木心是空的不能做棺材;舔一下树叶,嘴就会受伤而溃烂;闻一闻气味,就会使人大醉三日醒不来。于是子藄得出结论:这是一棵无用的树,所以能够长得这样高大。庄子以此事论无用与有用。

庄子还记下了宋国有个叫荆氏的地方,很适合楸树、柏树、桑树的生长。树干长到一两把粗,做系猴子的木桩的人便把树木砍去;树干长到三四围粗,地位高贵名声显赫的人家寻求建屋的大梁便把树木砍去;树干长到七八围粗,达官贵人富家商贾寻找整幅的棺木又把树木砍去。所以它们始终不能终享天年,而是半道上被刀斧砍伐而短命。这就是材质有用带来的祸患。

乡土宋国:传承殷商 风俗敦厚

最乡土的就是最世界的,宋国的乡土风俗在纷乱的战国时代也是独树一帜。当时宋国提倡厚葬,哭丧数日,庄子对此反对。在他妻子去世时,他鼓盆而歌。

庄子自己要死了。临终的时候,弟子们想要厚葬他,准备选用上好的楸、柏、桑来制作棺椁,棺椁外再用一层层石块、木炭堆积。庄子说:“我把天地当作棺椁,把日月当作双璧,把星辰当作珠玑,把万物当作殉葬。我陪葬的物品难道还不齐备吗?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弟子们说:“不用棺椁,我们担心乌鸦与老鹰会把先生吃掉。”庄子说:“在地上有乌鸦和老鹰来吃,在地下棺椁里不是照样有蝼蚁过来吃吗?你们把我从乌鸦和老鹰嘴里抢出来,送给蝼蚁吃,真是偏心啊!”庄子的一生是智者的一生。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

首页  |  商丘  |  专题  |  网视  |  图片  |  金融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商丘
“五泽十二水”系列之二十八:“逍遥蒙泽”(15)
庄子眼中的宋国
2018-01-11 07:32   文/图 马学庆   商丘网—京九晚报   我要评论 

【阅读提示】

有关庄子的记载,司马迁在《史记》中说:“其学无所不窥。”但从庄子本人的著述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当时的生活境遇非常差。如此窘境下,他怎能购置大量书籍而“无所不窥”呢?这不是一个平民百姓所能做的事。有学者考证,因为他是宋国贵族的后裔。宋、元之际的史学家胡三省指出:“庄氏有出于宋者,《左传》所谓戴、武、庄之族是也;有出于楚者,楚庄王后庄跻是也。”今人胡尧亦说:“春秋时有楚庄王、宋庄公,他们的子孙都有庄氏。战国时宋有哲学家庄周,楚有将军庄跻。”历史学者蔡靖泉据此认为,庄子“更可能是宋庄公的后人”。

庄子与庄跻、庄辛等楚国庄氏人物毫无来往,显然与之并不同族。要是庄子与楚王同姓的话,那么楚威王聘他为相,想必他是难以抗拒的。正因为他的祖先是宋人,他才经常返宋、居宋,也十分熟悉和关心宋国之事。庄族,宋庄公后裔,在宋国是公族,曾经显赫一时。宋文公时有“武、庄之乱”,后有“宋庄朝伐陈,获司徒印”等。庄族何时由公族沦落下层而衰落的?从庄子“尝为漆园吏”推测,很可能就发生在庄子的父辈和他这一代身上,而真正穷愁潦倒,恐怕还是庄子后期的事。据笔者看来,庄子大概有着与曹雪芹类似的经历。他由贵族子弟屈居漆园小吏,进而沦为下层平民。因此,庄子是一位宋国“没落贵族”。正因如此,他早年才能饱读诗文经典,从而具有高深的学识修养。

商都宋国:商业繁华 宋人善经营

庄子是宋国人,他自幼便在这方热土上生息。在他的眼中,宋国是一个商业繁华的国度。庄子所在的小蒙城距离宋都非常近,商贾兴盛。宋人有经商的传统,据史书载,宋国“稼穑之民少,商旅之民多”,“殷人重贾,经商者颇多”,而且善于经营,随时逐利。自幼庄子便对宋国商业及手工业水平有更直观的了解,并把宋人喜欢做生意的传统和劳动场面写进了他的书里。

庄子在《逍遥游》篇中有两处讲到宋人经商的事例。一是“宋人资章甫而适诸越,越人断发文身,无所用之!”意思是说,宋国人贩运在礼节场合使用的帽子到越国(今浙江绍兴一带)去卖,越人的生活接近原始状态,他们的习俗是剪光头发、身上刺青,根本用不着这些帽子。二是“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客闻之,请买其方百金。聚族而谋曰:‘我世世为洴澼絖,不过数金,今一朝鬻技百金,请与之。’”意思是说,宋国有人善于调制不让手皲裂的药物,他家世世代代都以漂洗丝絮为职业。有一位客人听说了这种药品,愿意出一百两黄金购买他的药方。于是这个宋国人召集全家来商量说:“我们世世代代漂洗丝絮,赚的钱不过数金而已;现在有人愿意出高价,以百金收购这药方,我们就卖给他吧。”前一例,说明宋人在一次经营失败中得到“货不对路”的教训,因为没有很好地掌握商业信息。后一例则说明宋人善于抓住商机,随时逐利。

政治宋国:四处征战 统治暴虐

庄子生活的时期,是宋国的末期,当时国内的政治生态令庄子失望。首先是在公元前338年宋偃发动宫廷政变,逐兄篡位,成为宋国的国君。过了10年,宋偃权力野心进一步彰显,改君称王,对外挥军出击,四面扬威。于是,国人惊骇,诸侯惊愕,皆称之为“桀”,认为宋偃是暴君。在此政治环境下,庄子愤而辞去漆园吏的职务,逐于乡野,闲云野鹤,过起了清净恬适的生活。

《庄子》中曾记载这样一个故事:有人游说宋康王,得到十乘马车的赏赐,以此向庄子炫耀。庄子说:“河边有人家贫,靠编织苇席为生。儿子潜入深潭,采得千金宝珠。其父对儿子说:‘拿石头把宝珠砸了!那千金宝珠,必定藏在九重深渊,而且含在黑龙嘴里。你能采到宝珠,必定恰逢黑龙打瞌睡。倘若黑龙醒着,你怎能侥幸得手?’如今宋国的水深火热,决非深渊可比。宋王的凶猛暴虐,也非黑龙可比。你能得到马车,必定恰逢宋王打瞌睡。倘若宋王醒着,你就粉身碎骨了。”此寓言中父亲要儿子敲碎宝珠,是期望他弃绝贪念,防止他再入龙潭冒险。庄子实际上在传达这样一个信息,不要对宋国的统治者抱有幻想。

《杂篇·列御寇》记录的另一则故事,足证庄子轻视俗世功名,粪土庙堂富贵,与所遇君主是否“明君”无关。有个宋人叫曹商,宋康王派他出使秦国。使秦之前,宋康王给他几乘马车。到秦之后,曹商博得秦王欢心,获赐马车百乘。返宋之后,曹商嘲讽庄子,庄子却以舔痔讽刺他。

文化宋国:商宋文化 魅力无限

宋国的文化传承自殷商文化,可谓魅力无限,也引得很多文化名人到商丘来游览。庄子在《人间世》中有一则故事:南伯子藄到商丘游玩,看到了一棵巨大而茂盛的树,这棵树与众不同,千乘车马都可以在它的绿荫下隐庇。然而子藄上前仔细地观看,发现这棵树枝丫弯弯曲曲不能做栋梁;木心是空的不能做棺材;舔一下树叶,嘴就会受伤而溃烂;闻一闻气味,就会使人大醉三日醒不来。于是子藄得出结论:这是一棵无用的树,所以能够长得这样高大。庄子以此事论无用与有用。

庄子还记下了宋国有个叫荆氏的地方,很适合楸树、柏树、桑树的生长。树干长到一两把粗,做系猴子的木桩的人便把树木砍去;树干长到三四围粗,地位高贵名声显赫的人家寻求建屋的大梁便把树木砍去;树干长到七八围粗,达官贵人富家商贾寻找整幅的棺木又把树木砍去。所以它们始终不能终享天年,而是半道上被刀斧砍伐而短命。这就是材质有用带来的祸患。

乡土宋国:传承殷商 风俗敦厚

最乡土的就是最世界的,宋国的乡土风俗在纷乱的战国时代也是独树一帜。当时宋国提倡厚葬,哭丧数日,庄子对此反对。在他妻子去世时,他鼓盆而歌。

庄子自己要死了。临终的时候,弟子们想要厚葬他,准备选用上好的楸、柏、桑来制作棺椁,棺椁外再用一层层石块、木炭堆积。庄子说:“我把天地当作棺椁,把日月当作双璧,把星辰当作珠玑,把万物当作殉葬。我陪葬的物品难道还不齐备吗?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弟子们说:“不用棺椁,我们担心乌鸦与老鹰会把先生吃掉。”庄子说:“在地上有乌鸦和老鹰来吃,在地下棺椁里不是照样有蝼蚁过来吃吗?你们把我从乌鸦和老鹰嘴里抢出来,送给蝼蚁吃,真是偏心啊!”庄子的一生是智者的一生。

责任编辑: 田戈
 相关阅读:
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
地下室积水难消 居民...
招牌使用国旗图案— ...
铺设新管道 问题可解决
王先生孙女的户口正按照新政策办理中
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
代表和委员向大会报到
服务人员在准备茶水
认真参会
举手表决
娱乐图片 进入频道 >>
新版《古惑仔》曝片 ...
《魂斗罗》要拍真人 ...
《捉妖记2》曝李宇春...
《楚乔传》终定档6月...
   
    版权声明:商丘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联系电话:0370-2628098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主管:中共商丘市委宣传部 主办: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联系电话:0370-2628098

    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0120156001 豫ICP备05019403号 公网安备 41140202000008号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