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如何不多想

宋立民 商丘网—京九晚报 2017-09-19 10:40

子曰:“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其实也不一定,因为“名”的“正”与“不正”,约定俗成起了不小的作用。半个世纪以前上“商师附小”,老师就告诉我们:古人造字,“矮”与“射”弄颠倒了。“矢”是弓箭,“委”是“托付”,托付给弓箭不就是“射”吗?而“射”就是“短”,只有一“寸”的“身”体还不短吗?所以两个字的读音应该调换一下。当时我们深以为然,觉得字典词典需要及时纠正。现在叫了几十年,早已经习惯,也就不再追究了。

正是在“约定俗成”的意义上,我们说,“从众”是必要的,“接地气”的。否则,“考据”得再翔实,也难以服众。9月13 日《新京报》消息说:安庆市市区保护性建筑名录中,将近代建筑国立安徽大学教职工宿舍楼称为“安徽大学青楼”,致使舆论哗然。而安庆市历史文化名城管理办公室则回应称:“别想多了!”因为“青楼”原指豪华精致的雅舍,是豪门高户的代称。他们取名“青楼”,意在与“红楼”相对云云,网上也有文章为“青楼”的命名辩解。

据考证,“青楼”一词最早见于南朝萧子显编撰的《南齐书·东昏侯纪》中,书中记载:“世祖兴光楼上施青漆,世谓之‘青楼’。”意思是南朝齐武帝萧赜的宫殿“兴光楼”涂的都是青漆,因而得名“青楼”。可见“青楼”彼时其实是帝王的居住地即皇宫,并不是娼妓居住之所。

无奈无论各路专家如何解释,这“青楼”的名号让笔者“不多想”实在不可能。

因为“青楼”作为特指早已经约定俗成:南梁人刘邈《万山见采桑人诗》“倡妾不胜愁,结束下青楼。逐伴西城路,相携南陌头”,可见当时风俗。到了唐代,“青楼”分明已经是“风流冶游之所”的特指。如王建《当窗织》“当窗却羡青楼倡,十指不动衣盈箱”;杜牧《遣怀》“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等等。宋代词人秦少游、晏几道、温庭筠等均有脍炙人口的“青楼诗词”;元代诗人徐琰的《蟾宫曲·青楼十咏》更是绘写细腻,成为经典。

所以,今天你说教职工宿舍是“青楼”,实在没有几个受众会以为是“红楼”的姊妹篇。正如旧时管卖茶的也叫“博士”,《水浒传》第十八回:“宋江便道‘茶博士,将两杯茶来。’”可是今天你说学校、机关里的博士都是卖茶的恐怕很不妥。

有论者说得好:如果该建筑在历史上确实存在过“青楼”的名称——例如这栋楼宇乃是南朝的遗迹,重点文物——倒也情有可原。因为尊重历史何时何地因何故都是必要的。但无论是当地文史专家还是安庆师大的师生,都对这个名称表示“第一次耳闻”。那么,谁有权力随意给一所大学的教职工宿舍楼命名呢?报道说,“在这次普查建档时相关人员为了与‘红楼’对应,而随意起的一个名字”。这种近乎儿戏的“以己意为之”,实在飞扬跋扈到了可笑的地步。

笔者先后到过长城内外几十所大学,教职工宿舍楼的名字各有千秋,琳琅满目。总之大多充满了文化气息。例如在深圳大学散步,你会发现学生宿舍有桃李斋、红豆斋、乔木阁、杜衡阁等;教职工宿舍则叫云鹏楼、耕耘楼、海志楼、云鹤楼等。既有“树人”色彩,又有海洋气息。

曾“作盛唐之歌”的“宜城”安庆,乃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最具国际影响力的城市”之一,还是全省唯一的“第二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城市”,随意安置一个“青楼”在大学校区,不知道“文化”何在?怕是连“青楼文化”也还沾不上边也!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

首页  |  新闻  |  专题  |  网视  |  图片  |  金融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规划  |  健康  |  旅游  |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应天时评
让我如何不多想
2017-09-19 10:40   宋立民   商丘网—京九晚报   我要评论 

子曰:“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其实也不一定,因为“名”的“正”与“不正”,约定俗成起了不小的作用。半个世纪以前上“商师附小”,老师就告诉我们:古人造字,“矮”与“射”弄颠倒了。“矢”是弓箭,“委”是“托付”,托付给弓箭不就是“射”吗?而“射”就是“短”,只有一“寸”的“身”体还不短吗?所以两个字的读音应该调换一下。当时我们深以为然,觉得字典词典需要及时纠正。现在叫了几十年,早已经习惯,也就不再追究了。

正是在“约定俗成”的意义上,我们说,“从众”是必要的,“接地气”的。否则,“考据”得再翔实,也难以服众。9月13 日《新京报》消息说:安庆市市区保护性建筑名录中,将近代建筑国立安徽大学教职工宿舍楼称为“安徽大学青楼”,致使舆论哗然。而安庆市历史文化名城管理办公室则回应称:“别想多了!”因为“青楼”原指豪华精致的雅舍,是豪门高户的代称。他们取名“青楼”,意在与“红楼”相对云云,网上也有文章为“青楼”的命名辩解。

据考证,“青楼”一词最早见于南朝萧子显编撰的《南齐书·东昏侯纪》中,书中记载:“世祖兴光楼上施青漆,世谓之‘青楼’。”意思是南朝齐武帝萧赜的宫殿“兴光楼”涂的都是青漆,因而得名“青楼”。可见“青楼”彼时其实是帝王的居住地即皇宫,并不是娼妓居住之所。

无奈无论各路专家如何解释,这“青楼”的名号让笔者“不多想”实在不可能。

因为“青楼”作为特指早已经约定俗成:南梁人刘邈《万山见采桑人诗》“倡妾不胜愁,结束下青楼。逐伴西城路,相携南陌头”,可见当时风俗。到了唐代,“青楼”分明已经是“风流冶游之所”的特指。如王建《当窗织》“当窗却羡青楼倡,十指不动衣盈箱”;杜牧《遣怀》“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等等。宋代词人秦少游、晏几道、温庭筠等均有脍炙人口的“青楼诗词”;元代诗人徐琰的《蟾宫曲·青楼十咏》更是绘写细腻,成为经典。

所以,今天你说教职工宿舍是“青楼”,实在没有几个受众会以为是“红楼”的姊妹篇。正如旧时管卖茶的也叫“博士”,《水浒传》第十八回:“宋江便道‘茶博士,将两杯茶来。’”可是今天你说学校、机关里的博士都是卖茶的恐怕很不妥。

有论者说得好:如果该建筑在历史上确实存在过“青楼”的名称——例如这栋楼宇乃是南朝的遗迹,重点文物——倒也情有可原。因为尊重历史何时何地因何故都是必要的。但无论是当地文史专家还是安庆师大的师生,都对这个名称表示“第一次耳闻”。那么,谁有权力随意给一所大学的教职工宿舍楼命名呢?报道说,“在这次普查建档时相关人员为了与‘红楼’对应,而随意起的一个名字”。这种近乎儿戏的“以己意为之”,实在飞扬跋扈到了可笑的地步。

笔者先后到过长城内外几十所大学,教职工宿舍楼的名字各有千秋,琳琅满目。总之大多充满了文化气息。例如在深圳大学散步,你会发现学生宿舍有桃李斋、红豆斋、乔木阁、杜衡阁等;教职工宿舍则叫云鹏楼、耕耘楼、海志楼、云鹤楼等。既有“树人”色彩,又有海洋气息。

曾“作盛唐之歌”的“宜城”安庆,乃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最具国际影响力的城市”之一,还是全省唯一的“第二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城市”,随意安置一个“青楼”在大学校区,不知道“文化”何在?怕是连“青楼文化”也还沾不上边也!

责任编辑: 田戈
 相关阅读:
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
招牌使用国旗图案— ...
宋城路与文庙路交叉 ...
学校门口水乱流 家长呼吁快处理
彻夜施工不停歇 附近居民吃不消
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
全市公安巡特警系统 ...
熟练操作机器生产舞蹈鞋
维修路灯
龙行里第二届甘薯文 ...
娱乐图片 进入频道 >>
《楚乔传》终定档6月...
《拆弹专家》破2亿华...
《欢乐颂2》欢颜海报...
贾乃亮 马丽 率喜剧 ...
   
    版权声明:商丘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联系电话:0370-2628098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主管:中共商丘市委宣传部 主办: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联系电话:0370-2628098

    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0120156001 豫ICP备05019403号 公网安备 41140202000008号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