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专题  |  网视  |  图片  |  金融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规划  |  健康  |  旅游  |  美食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经典商丘
“记住商丘美丽乡愁”系列之六十二“一岭十八岗”(61)
侯岭(六):呼家庄里探访呼家将
2016-08-04 07:43   文/图 马学庆   商丘网—京九晚报   我要评论 

呼延赞墓

【阅读提示】

儿时最喜欢听说书人讲《杨家将》《呼家将》,里面都有一个呼延赞。演义中,呼延赞是北宋开国元勋,杨家将的至交,呼杨合力与潘仁美斗争。更厉害的是呼延赞被封为铁鞭王,手中有一根御赐钢鞭,可以上打昏君、下打奸臣。其曾孙呼延庆打擂的事迹因说书人的演绎而妇孺皆知。《水浒传》里更有人称“河东名将呼延赞嫡派子孙”的双鞭将呼延灼。

印象中,历史上的呼延家族应离我们的生活非常远,毕竟已是千年前的人物;然而现实中他却又离我们那么近——永城侯岭有个呼庄,村里有呼延赞墓。当笔者了解到此情况后,前往探考采访的念头也就愈加强烈:呼家将在历史上是怎样的叱咤风云?呼延赞为什么会葬在永城?而通过实地了解,当地群众对呼家将事迹的熟知令笔者吃惊。更有甚者,呼家将豪侠义气的个性亦感染着当地民众,该村于清末曾出一武一文两个勇于反抗压迫的村民:“老锤手”冯震和民间诗人郭捍城。而该村出土的神秘汉墓亦彰显着本地的人文底蕴。

呼庄,位于永城侯岭东4公里,与安徽省濉溪县接壤。据《商丘地区地名荟萃》载,该村曾称呼家庄、义勇集、义勇镇,后更今名。东西主街长约2公里,村舍沿古隋堤呈条带式分布,地下有煤田。隋唐时因跨汴河而兴盛,集市贸易繁荣。全村目前分为呼东、呼中、呼西三个村委会,共约6000人。村东北有呼延赞墓,村东南有隋唐大运河文物保护碑。

宋朝名将呼延赞 逝后安葬呼家庄

在永城市侯岭呼庄,说起呼家将的事迹,可谓人人皆知。当地村民说,呼延赞跟随宋朝皇帝打下天下后,曾率兵驻防于永城一带,遂从老家并州太原(今山西太原市)迁居永城侯岭建村,称呼延庄、呼家庄。这也是呼延赞死后葬于此的原因。如今,呼延赞墓位于村东北1里处,为一隆起的高大土冢,周长130余米,中高3米许。清光绪二十九年《永城县志·茔墓》:“呼延赞墓:在城东呼家庄。”据呼东村委会主任黄昌林介绍,1958年在“破四旧”时,该墓被挖开,墓中出土了铁头盔、护心镜、宝剑和大刀等,头盔和大刀上都铸有“呼延赞”阳文,大刀需两人才能抬起。可惜这些珍贵文物,在大炼钢铁时都被投进炼钢炉中熔化了。墓林在“文革”时亦被砸毁破坏。在此前,墓冢占地三亩,墓前有御祭碑、石像生、石桥等,苍松翠柏,庄严肃穆。1972年,永城县文物部门在对古墓进行考证后,认为是呼延赞墓。黄昌林说,如今每年都有呼延家族的人前来墓前祭拜。笔者在村子里采访的过程中,村民们所讲的呼延赞显灵护林、送盘碗和惩恶扬善等传说更是充满神秘感和故事性。

在村民们的带领指引下,笔者在村西头看到一个腐朽的树桩。66岁的村民冯远碧说,这树桩原本是棵千年的古槐,据传呼延赞的曾孙呼延庆曾在此练武挂过钢鞭,于是就在“文革”时被红卫兵锯掉了。此前树直径有1米多,中间有个大树洞,可放下桌子在里面吃饭。呼庄现在并无呼延姓氏之人,这又是为什么呢?对此,村民们众口一词,都言呼延家族在宋仁宗年间曾遭奸臣庞文陷害,满门300余口被杀。呼延庄的呼延族人怕受牵连,便将姓氏改作他姓,并将呼延庄改名呼庄。如今,呼庄以张、李、杨姓氏居多。现在,呼庄一带还流传着许多关于呼延赞后裔改姓避难的传说。

看过《杨家将演义》的都知道呼延赞是一代名将,虽然很多故事是虚构的,但在历史上,真正的呼延赞确实了不得。对此,《宋史》为其立有传记,传载:呼延赞父亲呼延琮,为后周淄州马步都指挥使。出身于将门之家的呼延赞“少为骁骑卒,太祖以其材勇,补东班长”;讨伐后蜀时“身当前锋,中数创,以功补副指挥使”;攻打太原时曾单身一人4次登上太原城头,勇冠三军;跟从崔翰戍守定州,“擢为马军副都军头”。他在冲锋陷阵时非常勇猛,且有精湛的武艺,如“具装执鞬驰骑,挥铁鞭、枣槊,旋绕廷中数四”“作破阵刀、降魔杵,铁折上巾,两旁有刃,皆重十数斤”。他作为中级军官在一线征战中战绩斐然,但并非宋朝开国元勋。呼延赞也并没有如同演义中所言,曾和杨业在抗辽前线并肩作战。在杨业北伐时,同时期的呼延赞“从崔翰戍定州”,此时杨业在晋北,呼延赞在冀中,两地千里之遥,和杨业没有任何交集。呼延赞后期多是任中央护卫一类的武职,至宋真宗咸平三年(1000年)去世,这是一个被演义拔高的人物。在重文轻武的宋朝,呼延赞的形象被文人损得不太光鲜。《宋史》里还记载了他一大堆很雷人的言行。言其只是武艺高强,但“无统御材”,又“不能治民”,始终无法独当一面。他还有一些怪诞的行为,如寒冬里用冷水浇幼儿,希望儿子长大后在体格上能超人一等;再如儿子生病时,呼延赞竟从自己的大腿上割肉熬汤做药;还有其浑身满刺“赤心杀贼”4字,并命令妻妾仆人在脸上刺字,因全家人跪求才改为妇女臂上刺字,他的儿子也都在耳朵后面刺有“出门忘家为国,临阵忘死为主”几字。依照《宋史》,呼延赞虽然没有演义中所描述的那么高大上,但依然不失为宋朝一爱国名将。

冯震入捻行侠义 老捶手怒砸县衙

“咸丰二年半,拿起刀枪去当捻。捻皆民来民皆捻,哪怕清兵有百万。”这是流传在永城一带的一首民谣,真实地反映了清末永城一带的社会状况:遍地捻军,对抗清廷。而呼庄的冯震,就是捻军中的一名首领,外号“老捶手”,在当地颇有名声。清光绪二十九年《永城县志·叛逆志》、1991年版《永城县志·人物篇》均有其传记。

冯震,字在石,举事后改名金标。他自幼贫苦,与妹妹外出讨饭,一户大户人家不但不给,还放狗咬他们。从此,冯震发愤习武,从不间断,练就一身好武艺。因系铁匠出身,时人呼为“老捶手”。由于他受尽贫苦的折磨,对穷人特别同情,为人行侠仗义,好打抱不平,方圆几十里的人都对他很敬重。1991年版《永城县志·文化篇》载有“冯震砸县衙”的传说故事。

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岁饥,永城赵之琛在城东举事,知县高赐祺捕捉不获,便招募冯震为皂头捕捉赵之琛。赵之琛与之战不利,便逃往沛县活动。冯震便以其大量的银子、兵器做基础,在李家口、岳家集一带正式拉起了捻子。咸丰二年(1852年)二月,车集人李月在王家溜子聚众起事,遭知县吕赞阳率队进剿,战败于官庄店。李月与冯震会合,两股约四五千人。同年秋,冯、李率部结合捻军首领张凤山,助涡阳张乐行围攻永城,逼知县吕赞阳释放被拘留的张德才等18人。次年二月,冯震率部配合其他捻军与清军战于亳州雉河集,败退至薛湖。河南巡抚陆应谷命参将崇安会同归德知府陈介眉来剿,冯震再败,乃同李月率部归附宿州清漕运总督周天爵,充当勇目。同年六月,冯震借口缺饷,举行哗变,脱离周天爵,率部携清军枪炮器械返回永城赵屯重树义旗,劫富济贫,活动在永、宿、萧等县,抗击清军。咸丰四年(1854年)四月,北上的太平天国军援军进据永城县城,不几日北去。苏天福、冯震与李月率部入城,后因受清军进剿而撤离。咸丰五年(1855年)八月,各路捻军首领会盟于雉河集,公推张乐行为大汉盟主,冯震、李月被命为白边黄旗旗主。此后,冯震率部在萧、宿、永边境与清军浴血作战。咸丰七年(1857年)五月二十一日,与清将伊兴额激战于丁集,失利,李月被俘遇害,冯震下落不明。

农民诗人郭捍城 铁面疾呼为民生

在清末民国初,呼庄还曾有一位农民诗人,以手中的笔做武器,为民生疾苦鼓与呼,时人称之为“铁面诗人”,他就是郭捍城,字子藩,光绪年间贡生。生于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卒于民国十三年(1924年)。他一生执教乡村,治学严谨,爱徒如子。不论对刚入学儿童,还是年长学生,都能据其特点以最大耐心领读讲解,循循善诱,启发领会,故深受学生和家长尊敬。他深刻了解农民疾苦,写出不少富有现实性的诗文,著有《铁面诗文集》。1991年版《永城县志·人物篇》《永城市教育志》均列有其传。 清末民初,外侮频仍,战乱不息,人民呻吟于水深火热之中。郭捍城目睹此情此景,虽终生无力实现自己的愿望,但作为农民诗人的一腔忧国忧民的义愤不能自抑。在创作实践中,他写的揭露社会黑暗、同情劳动人民疾苦的诗篇有:“人说老冤真是冤,官司无罪屡牵连。酌量肥瘦刀磨利,刻骨难留肉半钱。”“十五女儿价四千,算来只抵粮三钱。敢嫌悍吏说银贵,才受宰官飞肉鞭。”“来此孤眠近吏庭,更筹点点隔墙听。含冤到晓终须辨,长夜漫漫何时明?”在他的笔下,勾画出一幅幅农民卖儿女、身陷牢监的悲惨画卷,抒发憎恨黑暗、渴望光明的真挚情怀。再如《忆江南·感时》一词:“多少恨,遍地是疮痍。赤县神州来虎豹,歌台舞榭穴熊罴;蹂躏苦铁蹄!还是恨,悲惨有谁知?尽管披星戴月苦,难供酒地花天资,妻离子别时!”满腔激愤,跃然纸上。所著虽多散失,有些诗篇却至今仍被人们传诵。

呼延赞墓叠汉墓 考古呼庄新遗址

1979年春,永城县文化馆在呼延赞墓冢上部,清理出两座东汉早期单室小砖墓,曾出土有铜剑一把。遂将之与呼延赞墓一起称之为呼庄汉墓,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近期,永城市在治理采煤沉陷区复垦过程中,于呼庄到沱河之间的“北丘子”1—2米深处,发现了大量的汉代生活遗址和墓葬区。遗址东西直径1000余米,南北300余米。遗址的外围存在着一条巨大的椭圆形环状沟壕。沟壕内皆为黑色淤泥,内含密密麻麻的螺壳、蚌壳、绳纹碎瓦片、碎砖块以及黑陶片(盛朝新《呼庄汉代聚落遗址试析》)。在沟壕东北角残存有长80余米的土围墙痕迹。土墙用白色砂浆土夯筑而成,内里包含绳纹瓦片、陶片和骨骼。在土墙南侧有汉代小砖室墓和空心砖墓。

永城文史学者盛朝新认为,呼庄汉代遗址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龙山文化时代,遗址呈现四大特点:古井多、灰坑多、平民汉墓多、汉砖花纹品种多,显示了当时呼庄一带聚落内人口之繁盛。

责任编辑: zc
 相关阅读:
 
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
“井盖损坏”令发出 ...
平原路东侧下水道将清污
从事行业不同 办健康证途径也不同
停车位出“李鬼” 交警部门将“除鬼”
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
发展高效种植 致力产...
广场舞展演
市邮政分公司员工在 ...
大气污染曝光台
娱乐图片 进入频道 >>
吴宇森新作《追捕》 ...
张伦硕真人秀节目向 ...
印度总统会见黄晓明 ...
《寻找前世之旅》马 ...
   
    版权声明:商丘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联系电话:0370-2628098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豫ICP备05019403号  豫公网安备 41140202000008号   

主管:中共商丘市委宣传部 主办: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联系电话:0370-2628098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